.

文废,不会画画。

每日一句正能量

你的眼里不会有星辰,

但是你的心中可以有太阳。


晚安,做个好梦★


每日一句正能量

从今天起,每天给自己一点正能量吧。


今日份:


“看什么日出啊

  明明可以做个太阳☀️”


希望你每一天都能成为自己的小太阳啊☆


你的小可爱游走上线啦

〈你的游走上线啦〉

在非人学园里,每一个系的学生都会有他们的前辈指导教育。

即使是游走系的学生们,也不例外。


魍魉

“前辈……”新来的霜白魍魉看着负伤的魍魉前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小魉,哭什么呢……”她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小伤而已,别露出这种表情啊。”

她的魂体淡淡的,仿佛下一秒就能随风飘逝。

“……虽然他们经常说,我们魍魉没有大腿,所以要去‘抱大腿’——当然,他们说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是真话啦,”受伤的魍魉前辈摸了摸小魍魉的头,“但你要记住,作为魍魉,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队友,帮他们快速撤离,牵制敌人。”

“我们也是有一些战斗力的,不是吗?”她笑着说,“虽然不会特别强势,但我们并不弱。这点你要记好了。”

“魍魉的核心啊,在攻守兼备,保护为先。”


晓音

“啊,前辈,这是今日份的零食。”晓音揉了揉眼睛,看着穿着卖包子大妈服饰的前辈。

这位前辈——她喜欢做包子给自己吃。

“小音啊,你跟我学了这么久,可知道我们一系的职分是什么?”包子娘一边擀面一边问道。

“……不是特别了解。”

“看见我的饮……仙瓶了吗?”包子娘举起自己改装后的瓶子,里面插着一支吸管。

“咳,它现在里面装的是饮料,但只要我需要——”

她手腕一转,瓶子缓缓变了模样。

一只青色细长的玉瓶,里面倚着柳枝。

“祛除万恶,普济众生。”

“只要有莲花开放的地方,你的队友都会被‘庇佑’。”

“愿以身庇世人,吾身过之处,降以福祉。”

“身为晓音,你要记住,我们的天责,是‘庇护’,是‘降福’。”


司夜

“你今天也要出门历练了。”夜族的前辈看向眼前的少女——她还是花一样的年龄,纯真无邪。

“是的,前辈。”

“我夜族之人入世,应当记住什么?”她发问。

女孩不假思索回答:

“一,处处留心,谨慎行事

  二,不冲前不躲后

  三,自力更生,不畏强敌。”

“很好,”女子颔首,“去吧。”

“莫要忘了我族教诲——女子自立而强。”


羊丽

“你也想成为催眠师吗?”来人脸带微笑看着紧张的羊丽。

“是的,前辈……我,我很担心我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我和你分享一些我的经验吧?”羊丽前辈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给她看自己的心得。

“我们应当做些什么呢?

诱敌,降低敌人的警惕心,方便队友能趁其不备击败敌人;

鼓舞,每个士气低迷的时候,你都要牢记你的职责,用你所学,给所有人以鼓舞。”

“这便是我们的职责了。”

“恪守本分,勤恳工作。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去吧。”


【联文】地虫录

@安塞贝鲁 的联文

欢迎欣赏。



“不如就叫你233号吧……”

我听见一道沙哑的声音,犹如砂纸在粗糙地面上摩擦,挑战着人脆弱的耳膜。

我没有贸然睁开眼睛,只是尝试着动了动手指。

能动。

“啊,小白鼠,你醒啦?”那人怪笑起来。

我睁开眼——也许就是那时,我开始意识到,我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看着周围的一切,我没有什么担忧害怕的情绪,反而觉得十分欢喜。

四周很暗,天花板悬着一盏绿莹莹的灯,是这个空间内唯一的光源。我躺在一张手术床上,身边摆放着各种器具:泛着银光的剪子,尖锐的刀具,以及装着不同颜色物质的瓶瓶罐罐。

看样子我是刚进行完一场“手术”?

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这样无聊的问题,而是——

“我的衣服还在吧?!”

我清楚地看到那个朝我走来的人脚步顿了一下。

“不愧是233号,”他的语气很是怪异,“思考问题都是这么……与众不同。”

“不过,是个很有意思的实验品啊。”

对于他话中的“实验品”意味着什么,我并不过多去思考——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潜意识里认可了这个称呼。

我这才抬头开始打量那个人。

他的头发打理得干净利落,身着白色风衣,鼻梁上一副圆框眼镜。从领口处可以看见他脖子上的一圈纹身,显得格外诡异。他戴着一双白色手套,正拿着一个板子记录着什么。

(那个时候的我绝对没想到,想看见他的穿着整洁会难于登天)

我看见他的脚边匍匐着一条蛇,此时正在吐信。

男人摸了摸那条蛇的头,随手扔下一瓶药剂,那条蛇咬住试管,攀上了男人的躯干。

“虽然以前见过,但我想你也应该不记得了。”他朝我笑了笑,金黄的眼里张狂得容不下任何事物。

我确实不记得关于“我”的一切——在我看来,那些也许是另一个陌生人的故事吧。

“初次见面,我是九头虫。”

“你好。”我点点头,鬼使神差补上一句,

“——你的眼睛很美。”

——————————————————————

这便是我和先生第一次相见——当然,是作为“233号实验品”和“狂热科学工作者”的第一次见面。

比起他的研究所里充满土匪气息,一口一个“老大”的员工,我更倾向于称呼他为“先生”。

毕竟听起来就更高档次。

而作为“实验品”,我的日常大概就是被注射各种奇奇怪怪的药品——据说是剧毒药物。

不过听说我的体质特殊,这些“小玩意”毒不倒我,反而是先生每天被自己毒倒。

他说那种感觉令他痴迷。

对于先生这样的人,“疯子”这样的形容约莫都是一种赞美吧。

我也曾询问他关于我的过去。

“啊,你的过去?”他坐在椅子上,食指与中指轻轻敲打着玻璃桌面,形成一股诡异的旋律。

“怎么说呢……你的脑回路,真是连我也捉摸不透……”

他说那是他的实验室刚刚开张的时候,需要实验品。因为这种“人体实验”听起来过于荒谬,一直都没有人来报名。

“哎,他们领悟不了科学的美妙。”先生叹了口气。

我就是这个时候到来的,接受各种实验。

“唔,很难说你的价值多少,”他专心调配着试剂,“于我而言——你知道的,每个实验品都十分珍贵。”

关于“我”的故事,我终究是失了探寻的兴致。

我现在也不必被从前的一切所束缚。以后的我,只会是一个代号“233”的实验品而已。

————————————————————

“先生,”有一天,我突然问他,“你有信仰吗?”

“科学。”他温柔地抚摸着那条名为相柳的蛇,拍拍它的头,示意它自己去玩耍,“我坚信它是一切真理的源泉。”

“您信仰科学胜过生命吗?就如那些狂热的信教徒一般?”

“嘻嘻,不是的,”他放下手中的玻璃器皿,“比起那些,我还是更在意我自己。”

“当然,你要相信科学。”他看着我说。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科学?”我看着他的金眸,预感他要有一番了不起的“大言论”。

“是啊,什么是真正的科学?”他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似乎陷入沉思。

正当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突然开口了:

“于大部分人而言,科学只是一种认知世界的方式,一种离他们很遥远的东西;也有人认为科学是一切已知知识的总和……”

他松开手,我听见试管破碎的声音。

毒液四溅。

一条青蛇尝了尝地上的液体,发出不满的“嘶嘶”声。最终,它悄悄地攀上了九头虫的身子,靠在他的肩膀上吐着红舌。

九头虫笑得十分张狂——他本质是极为自负的人。

“要相信科学。而对我,对于你们来说——”

“我,就是科学!”

————————————————————

我一直都知晓九头虫那些藏在暗处的交易。

它们或多或少都意味着血腥和罪恶。但它们又的的确确属于九头虫口中“科学”的范畴。

有罪的从来都不是知识,也不是科学,它们是无辜的。

沾满污秽和血腥的,只是贪婪人的手。

“不必给我找任何洗白的借口,”先生背对着我,藏起他脸上的表情,“我热衷于我的事业——即使它们不被认可。”

“我毕竟,也不是个好人。”他桀桀怪笑了两声,走出实验室。

他走出实验室前回头望了我一眼,脸上的笑有莫名的意味。他突然添上一句话:

“蛇大部分时间是独居动物,但是它们对同类的气息很敏感。”

我没有说什么,仿佛他的话真的只是一时兴起。

过了一会,相柳不知从哪钻过来,轻轻放下一支试管。我拿起它,看着其中的液体在灯光下轻轻晃动,显得极为无害。

可惜这样澄澈迷人的东西,却含着剧毒。

不然怎么说,“越美丽的事物越危险”呢。

我欣赏了一会,终于一饮而尽。

九头虫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如他所想,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我愿意做一个“助纣为虐”的人,帮他试药,成为他的助手之一。

眼前有些模糊,这次的毒药药效很快,痛感也比上次清晰了不少,看样子他是花了大心思改进。

我想将试管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九头虫盛装毒药的试管是特殊材质的,向来很珍贵,要是它摔坏了,身无分文的我可赔不起。

可惜随着一声脆响,一切光亮都消失了。

长夜已至。


小红伞杂录

九头先生:

  展信安。

  不知近日可安好?是否又有新发现?

  我出来调查已有多日,了解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玄蛛对您一直不怀好意,但她还依赖着“药”,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大动作。

  军火被送去实验,威力惊人,对方有再次合作的想法。不过很可惜,他们不知道“度”,死在了自己的武器上。妄图破坏秩序冒冒失失的家伙,也可以说是罪有应得吧。

  虽然“破坏”和“毁灭”很有意思,但是我认为,“法则”始终是不可超越的,您认为呢?

  06有小幅度情绪波动,数据已经记录交给您了。

  找到了新药品的实验对象,暂无反应。

  您特地叮嘱注意到那个实验体开始对“药”出现排异反应。但由于不知名原因,他体内的一部分组织开始吸收分解药物,以致整体能力得到提升飞跃——暂无人怀疑。

  另,我目前感觉良好。很遗憾,您的新毒药应当是没什么作用的。

  在X岛上找到一种新型毒草,色为浅红,相柳很是喜欢它,想必是一种稀有的药材(请原谅我擅自将相柳带出来的行为)?

  近日归。

  以上。

from 0


“今天老大为什么这么生气啊?”A小声问着B。

“听说是因为相柳丢了,他找了好几天……然后今天看了0号寄来的信,才知道是0号把它带走了……”B也小声地回答。

“聊什么呢。”一道声音打断他们的谈话。

来人是九头虫。

他金色的竖瞳犹如宝石一般——但甚少有人敢去与他对视。九头虫被冠以“疯子”“HENTAI”此类名号,

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他的眼里只有科学,自视甚高的他鲜少会正眼瞧一个人。如果你凝视他的眸子,只能窥见令人心惊的傲慢与冷漠。那强大的压迫感会令人感觉自己如一粒尘埃般渺小。

两个研究员低下头走了。

“真是……不听话的小白鼠……”九头虫觉得十分烦躁,他摘下手套,用手触碰那张薄薄的信纸。

信纸发出“嗞嗞”的响声,很快被腐蚀干净。

他拆开随信一起寄来的盒子。

里面放着十几株淡红色的植株,下面是一沓厚厚的资料。

九头虫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株植物,将它的汁液提取出来。

“没有相柳的话,有一些麻烦啊。”他说着,却丝毫不犹豫地尝了一口浅红色液体。

剧痛袭来,九头虫狼狈地倒在地上。

“真是有意思……”他低低地笑起来。

既然能从剧毒中活下来,再危险的东西也威胁不了他了。


“相柳,你猜九头先生现在在干什么?”信已寄出,0号叼着一根草坐在山崖边。

相柳吐着信子,看了看眼前的家伙。

代号为0的家伙,是绝对忠诚的存在,他对九头虫的命令是完全服从。

不过这个家伙有时候也很奇怪——比如说给九头虫寄了毒植物,明明自己已经尝试过一次,却不注明毒性。

面对眼前满身血污的人,相柳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窝在草堆里。

“你也是‘绝对忠诚’呢。”0号笑了笑,“一切都要开始了。”

“回去吧。”0号对它说,“告诉先生,我要去好好学习了。”


夕阳很美,万里云霞染上艳红的色彩,显得灼热而炽烈。而夕阳笼罩的万物,也都镀上美好飘渺的光晕。

0号伸出手,感受着暖暖的阳光滑落在手心里,最终跌散,没了温度。


人物卡

【实验品 0号

    来源 不明

    忠诚度 ★★★★★】


联文预告

【联文预告】地虫录

由我和这位 @安塞贝鲁 一起


本文又名《今天你被所长喂药了吗》

视角为两个被捡回来当试验品养着惺惺相惜的苦命孩子。

主角 非人学园 九头虫

人物略OOC,欢迎指正。

尽量维持原设定的基础上加原创,感谢各位观看。


小红伞杂录

小红伞杂录


08.

今日天气良好,我带着06号闲逛。

九头先生正在接受一位记者的采访。

“啊,你也想尝试一下我的新发明吗?”他冲着镜头笑了笑,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推了推自己的圆框眼镜。他今天穿着格外整洁,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斯文败类。

“这……还是不用了……”那个记者本能察觉到危险。

“不用客气,来,试试——”

九头先生连哄带骗使那个女孩子喝下药——不是什么剧毒药品,只是一些小的恶作剧试剂罢了。

女孩很快睡了过去。

“丢出去。”他收敛笑容,命令道。

“是。”

于是06号扯着那个女孩子的头发,把她拖出去,那个女孩子也没有醒。

真可怜。


我把偷偷拆下的存储卡放进电脑,好奇那个女孩子采访了九头先生什么。

“九头虫先生,我台闻您大名已久……”

都是废话。

“——您最近有什么新的灵感吗?”

“哦?比如说医学?”他像是开了个玩笑。

实际上,他正在研究让死人复活的专题。

“……您说笑了。大家都知道,您是一位化学家。”

……

“您这样做,岂不是会害了很多人!”女记者的语气变得尖锐。

“别紧张——如果区区几百几千人的牺牲能带来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更多人的存活,这样的牺牲难道不是很值得嘛。”

“可是那些人是无辜的!”

“啊哈,如果你这么想倒也没关系。”九头先生转身不再多谈。

“您这样是在犯罪!”

“不,我只是在为科学做贡献,”他回头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我看见相柳悄悄咬了那个女记者一下。

真是可悲——过几天电视台里就会有女记者过劳死的新闻了。

会有几个人知道真相呢。


我剪碎那张卡,继续投入工作。

很多事情,牺牲是在所难免的。那些人觉得没有多少人是圣母,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作为实验品,因而用“直接用无辜的人试药”这一点来批评九头先生。

可惜,他的试药对象,除了小部分罪犯,大部分都是自愿成为实验品的。

当然,他自己也是实验品中的一个。若是说特殊之处,大概就是他是他自己的第一个实验品吧。


小红伞杂录

越来越奇怪。我在写啥。。。


小红伞杂录


07

今日是个晴朗的天气,九头先生带着他的相柳四处闲逛。

于是他逮着了开小差的我。

“今天可是有贵客上门,”他阴险地笑了笑,“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多半是要找新的实验品了……

很久以前九头先生是沉浸于科学研究,但是近几年,他的路子似乎有些偏。尽管没有完全放弃那些科研玩意,但他更痴迷于各种毒药的研制。

我看了看相柳,它朝我“嘶”一下——可惜我现在也不怕蛇毒了。

这个过程也是一言难尽。

九头先生不愧是个疯子啊……我晕乎乎想着。


九头先生打包好一箱子军火,找人乔装打扮,送了出去,然后收回一沓子钞票。

“研究所的经费,”他解释道,皱眉思考了一会,最后补上一句,“你是自愿打工,没得领。”

啧。

当然,我是不会炫耀我后来得到了九头先生在半路上随手买的小吃这件事的(虽然是因为他本人比较好奇这些想拿来做实验,我也是后来得知里面掺了毒)。


门口爬进来一只黑漆漆的蜘蛛。

“啊,一直都很想拜访九头虫先生您呢~”是一位小姐的声音,她面带笑容走进来。

不得不承认,她打扮得十分迷人,只可惜——

“哦,我应该说过,”九头先生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只有蝴蝶才会自己飞到蜘蛛的网里。”

哦豁,大小姐的脸色不大好。

九头先生把“药”递了过去,并留下了几只蜘蛛。

按照他的吩咐,我又偷偷拿了几只,并收获赞许的目光。

这些都是原料,宝贵着呢。

当然,作为谢礼,我联系了清洁工帮这位大小姐打理她布满灰尘结满蛛网的房子——想必她会很高兴看到这一切的吧。


另外,下午我还看到了一位神秘组织的人。

看起来是要破产的样子……据说是他的妹妹太会惹事?顺带一提,他的妹妹,也是九头先生的实验品之一呢。

他也领了一份“药”。

相柳和那个家伙的宠物交手一番——不过很快便被九头先生捉回来了。我知道,相柳并不是多么好动的类型——先生恐怕是又有什么坏主意。

送走客人,我看见九头先生的小本子又多了一行。

“毒液等级 SSR

受体反应  无”

果然,又是一个实验品。


据我所知,能和我们这些人打上交道的,都不是什么正派人士。而和九头先生合作的,一定也不是个好人了。

没办法,身为反派,有几个盟友一起闹事是很重要的。

你问我怕不怕他们背后捅刀子?

当然不。

我们每个人都是见过血的利刃。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需要刀鞘。


小红伞杂录

06.

今天,九头先生带回来一位少年。

我第一眼看到他,便觉得他不似个活人——他的脸上没有一点温度,看人的眼神也十分空洞。

“这是06号,你们要和谐相处哦。”他说完便走开了。


我翻看了他的资料。

居然是“那一位”的复制品吗?

“并不是百分百的复制啊,真是可惜。”我想着。

那一位最爱笑,不论何时,脸上都挂着张狂不羁的笑,而这个家伙……

他没有情感,犹如一个机器人,只会执行命令。他只能靠着几个面具来体会单一的情感。

“真是可怜的家伙啊,”我拍拍他的肩,“不过也算是十分有意思呢。”

于是,我开始带着06号熟悉研究所,教他处理各种事务,九头先生并没有阻止。

当然,那些核心的部分是不能告诉他的。


“06,你是机器人吗?”

“……”

“06,你要不要笑一下?”

他戴上面具,然后开始不停地笑。

“……挺傻的。”

“……”面具被摘下来了。

“06,虽然你是九头先生带回来的,但我还是得和你说——”

“永远不允许伤害九头先生。”

“……”

“否则我们可饶不了你。”

“……”

“不过,你这个家伙应该也伤害不到九头先生吧?”

“……?”

“他身上可是有剧毒的,一般人可没法接触他。再说了,相柳也在啊。有它在……”我停住没再说,等着06发问。

可这个家伙只是平静地看着我。

“它可是九头先生的爱宠……”


“06,到1号实验室来。”九头先生的声音响起。

“是。”06转身就走。

我循声望去,九头先生的眼里有对他自己研究的狂热,对一切的漠视,以及自负。

真可惜,没有几个好形容词。

不过,这才是九头虫吧。

这个世界上,总归需要几个恶人。


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

架空,OOC

爱丽丝是一位富有童心的小姑娘。

每天晚上,她听着姐姐讲兔子与花的故事。

“小兔子们有一个花园,花园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

“红的,白的,黄的,粉的……但最好看的,还是月亮花。”

“月亮花是小兔子们最喜欢的花。”

“听说,一位兔子先生要是想求娶一位兔子小姐,需要经过重重险阻,为兔子小姐把月亮花带回来,然后送给兔子小姐。”

“兔子先生会遇到哪些困难呢?”爱丽丝问道。

“这就不能告诉你了。在兔子先生将花送给最美的兔子小姐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兔子小姐有多漂亮呢?”

“看见她,大概就像爱丽丝吃到了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和牛奶曲奇之后的感觉……”姐姐给爱丽丝盖好被子,“很晚了,该睡觉了,爱丽丝。”

爱丽丝乖乖闭上眼睛。

“这是哪里?”爱丽丝发现自己变得很小,站在一片大森林里,周围是高大阴森的树木。

“你是谁?”爱丽丝循声看去,看见了一只小兔子。

他身着礼服,带着蓝色礼帽,手上还有一副扑克牌,戴着一副金边眼镜,衣服上别着一只华丽的怀表。

“我叫爱丽丝。兔子先生,你要远行吗?”

“我叫游光,”兔子先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要去为我的新娘子摘月亮花。”

“啊,你们要成亲了吗?”爱丽丝想起姐姐说的故事,“兔子小姐一定是最好看的一只兔子。”

“那当然。她叫司夜,”游光骄傲地抬起头,“等我找到月亮花,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你真勇敢!”爱丽丝崇拜地看着他,“我可以帮忙吗?”

“当然……不可以!”游光拒绝道,“必须要亲力亲为才能体现我的诚意!”

兔子先生走开了。

爱丽丝只好一个人散步。

爱丽丝来到一片花园。

“好美的花园啊。”她感叹道。

“你也很喜欢这里吗?”一只兔子走过来。

“欢迎你,远方的客人。我叫司夜。”

司夜身上穿着粉色长袍,手中是一把瑰丽的手杖。一群蝴蝶在她身边飞来飞去,让她显得像一个仙女。

“啊,你就是花园里最漂亮的兔子小姐吗?”爱丽丝看向这只兔子,“我听游光先生说过你!”

“啊,你是游光的朋友吗?”司夜笑眯眯看着爱丽丝,“请进来小憩一下吧。”

爱丽丝尝到了司夜亲手做的抹茶小饼干和甜果酱茶,觉得它们并不逊色于草莓蛋糕。

“游光先生也会送司夜小姐月亮花吗?”

“那是当然——但我还是很担心他……”司夜皱起眉头。

“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爱丽丝问道。

“真的可以吗?会不会很麻烦你……”

“有什么需要请尽管提出来吧!我会帮助你们的!”

以上就是爱丽丝伪装成司夜躲在屋子里的原因。

“我要去和游光私奔啦,谢谢你,爱丽丝。”

爱丽丝的梦越来越奇怪。

当她梦见兔子们将破门而入时,姐姐的声音唤醒了她。

“爱丽丝,起床了。”

爱丽丝猛一睁眼,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姐姐。

“姐姐,我看见兔子先生和兔子小姐了!”爱丽丝开始给姐姐讲述起自己的梦。

“爱丽丝真是一个好孩子呢。”

……

爱丽丝跟着姐姐走在街上,看见前面有一对情侣正在散步。

爱丽丝看见一红一蓝两套礼服。

“兔子先生,兔子小姐!”她在姐姐不解的目光中冲上前,“你们拿到月亮花了吗?”

红衣服的女子拿出一朵很漂亮的花,戴在了爱丽丝的头上:“拿到了,我们很感谢你。”

男子也颔首微笑。

两人走远,爱丽丝使劲挥手。

直到两人看不见身影,姐姐才带着爱丽丝走远了。

故事的最后,爱丽丝看向自己的两只兔子玩偶。

“你们觉不觉得这个故事很好呢?”

两只兔子玩偶一红一蓝依偎着,没有出声,应该是表示赞同。

“要幸福呀。”爱丽丝说完,蹦蹦跳跳出门了。

兔子玩偶靠在一起,显得煞是甜蜜。他们中间还有一块精心雕刻的小木牌,上面写着几个字:

“游光♡司夜”

是爱丽丝亲手制作的。

两只玩偶消失了。

爱丽丝的桌子上只剩下一朵小小的月亮花。